ผู้เขียน หัวข้อ: 2022.12.14 men's uno  (อ่าน 2504 ครั้ง)

Alec Love Me

  • Administrator
  • Hero Member
  • *****
  • กระทู้: 13570
    • ดูรายละเอียด
2022.12.14 men's uno
« เมื่อ: ธันวาคม 18, 2022, 02:02:18 AM »
2022-12-14

《风度men's uno》|封面人物|《苏有朋:命运带来的惊喜》

摘要:歌手、演员、导演、老板的不同身份充满了苏有朋的生活。他喜欢这样的自己,每一件事都是他想做的。之前,苏有朋一直认为自己是被推着走的。“可是,现在开始我觉得有机会能够开始主宰自己的命运。”

全文内容请点击以下链接查阅。

https://weibo.com/1892464897/MjznSarAr#repost

https://weibo.com/5888328091/MjxuIneZi#comment


苏有朋《风度》内页大片释出~真的是一组有温度又有风度的大片,牛仔外套少年感十足,黑色西装绅士魅力,水墨毛衣温暖舒适,展现多面魅力的有朋哥!真的好爱这个顺毛齐刘海造型,帅气十足又充满神秘~ ​​​

https://weibo.com/2342610415/Mjxsbopdx#comment

Alec Love Me

  • Administrator
  • Hero Member
  • *****
  • กระทู้: 13570
    • ดูรายละเอียด
Re: 2022.12.14 men's uno
« ตอบกลับ #1 เมื่อ: ธันวาคม 18, 2022, 02:05:38 AM »
苏有朋 命运带来的惊喜
原创 开启你的 风度Life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0MTAyNzcxNg==&mid=2650253033&idx=1&sn=205ab3128ebc075e0ef05089b0cdb4ce

与苏有朋的采访是在电话中进行的,电话的那头传来苏有朋熟悉的声音。偶然因为信号不好造成卡顿,他都会耐心地再回答一次。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,眼前浮现的是从小虎队开始的苏有朋模样。

十六岁就站在舞台上,被人称作“乖乖虎”的苏有朋在全亚洲的歌迷注视中长大。随着三人各自单飞,开始闯荡自己事业的苏有朋曾经一度不愿被称为“小乖”,一边是小虎队的过去好像沉重的枷锁压在身上,另一边是稍有倦怠就被超过,他只有拼命努力前行,一刻不敢放松。

二十几岁做演员,从《还珠格格》里的五阿哥到凭借《风声》中的白小年获得百花奖最佳男配角,再到第一部执导作品《左耳》上映,大家对苏有朋的称呼从“小乖”变成了“导演”。他不再介意提起小虎队,甚至在问到这段回忆时,也很愿意与我们分享。

采访中,苏有朋聊了很多《披荆斩棘》录制的故事。获得总冠军是意外也是必然,他在节目中的付出有目共睹,那些较劲儿、纠结、焦虑和汗水,最终化作一个个精彩舞台。苏有朋直言不把自己认作“唱跳歌手”多年,参加节目时,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“丢小虎队的脸”。十几岁的荣耀不能在几十岁时丢落,是苏有朋坚持下来四个月高压训练秉持的信念。

回想《披荆斩棘》,苏有朋只感叹四个月好像全力以赴的高考冲刺,没有时间去思考。进入节目,就要全情投入进去,哥哥们既是朋友又是竞争对手,每个人都要力争上游。可离开节目,大家就回归了各自的生活,哥哥们还是朋友,但竞争关系却不复存在了。当最后舞台上唱起小虎队的告别曲《放心去飞》时,触动了刻印在苏有朋内心深处的柔软。

歌手、演员、导演、老板的不同身份充满了苏有朋的生活。他喜欢这样的自己,每一件事都是他想做的。之前,苏有朋一直认为自己是被推着走的。“可是,现在开始我觉得有机会能够开始主宰自己的命运。”

做艺人最有趣的地方就是不停有新鲜东西尝试。每一次录制、拍摄都有可能成为一次创意碰撞。苏有朋喜欢与充满创作激情的团队合作,拍电影如此,与一群哥哥“披荆斩棘”亦如此。采访的最后,他特别提到这次封面的拍摄氛围很好,他喜欢与这样“大家都很顶”的团队合作,在快乐中创造新的超越。

突然宣布我是总冠军,其实我没有太反应过来,好像我身边的兄弟们比我还兴奋。那天晚上要说好多话,上台讲话的时候都想不到要说什么。对我来说,参加比赛最大的感受就是好像还可以唱跳,业务能力比小时候还强了,真有趣。我本来都已经没有再定义自己是一个可以上舞台的歌手了,这个总冠军等于是观众重新给我一个肯定,认同我是唱跳歌手身份,谢谢大家。

初舞台唱《爱》的时候,我眼前闪过一幕幕之前小虎队的训练画面。我会担心自己做不好,达不到大家的期望,不止丢我的脸也丢小虎队的脸。当初选择《爱》也怕和观众有代沟,因为这首歌有点年代了,而台下投票的观众通常是二十几岁的人。但我也讲,顾不得大家熟悉不熟悉,会不会得到更高票数,一旦回到舞台,我就必须从初心做起,必须选择小虎队。现场回响超过我的想象,合唱声音大到我听不到耳麦里的声音。那时候我很感动,因为大家给我太多的爱。

我有两次舞台一跳完,眼泪就飙上眼眶。一次是《霍元甲》,另一次是《狂流》。《霍元甲》时,我们的彩排轮到最后一个,总共睡了不到两个小时,在台上要做非常复杂的国风街舞,还要有火刀特技。化妆的时候,我头都抬不起来,一直在打瞌睡。听到叫“下一组,《霍元甲》准备”,我赶紧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咖啡。表演完的那一刻,真的“啪得”眼泪就冲上来了,这么难的事终于完成。站在舞台上短短四五分钟,不能有任何闪失。一旦闪失就对不起兄弟,对不起大家。

每次舞台都是一群人的创作,包括前期的导演会议,我们大家会坐在一起“谈判”,进行创意碰撞,各种“Battle”。其实节目组非常爱每一个哥哥,尊重大家的心愿和想法,尽量让我们的所有技能都在舞台上被看见。

每次舞台最快乐的地方也是最痛苦的地方,就是我们每次都要在最短时间内挤出新的创意构思。睡眠不足、彩排不足,没有办法形成肌肉记忆。我现在已经放松下来了,因为我知道,录制节目很像是进入一个剧组,要面对一个新的角色。我活在里面,相信剧情、相信角色。一旦杀青,我就要出戏,要离开人物。人生亦是如此,一次次的入戏,又一次次的出戏。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才称得上精彩。一次次无畏的“入戏”,人生才有滚烫燃烧。

节目的结束反而是新的开始。《披荆斩棘》是一个非常好的舞台秀学校,对所有的哥哥都一样。以前我是一个倾向于认真唱歌的歌手,但在这个学校里面培养了视觉思维。从这个学校“毕业”之后,我就会知道如何把一首歌变成一个Show。

最初我接到节目邀请的时候有些犹豫,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与我的新电影刚好撞期,而这两个任务都很难,光是做好一个就已经不简单了,更何况是两个任务要同时进行;另一个是我觉得大家一定会拿小虎队所谓的“初代偶像”、“元老”这些作为话题,担心大家拿这个标准来看待我。决定要去节目之后,我给自己设了一些目标要做到。现在看,老天爷对我还挺厚待,我的期许全部实现了。

参加节目期间,我一直坚持既然要做,就要拼尽全力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累是常态。四个月的连续高压录制,没有任何时间喘息。才完成一个舞台,当天晚上就要发布成绩淘汰哥哥,然后选歌,继续排练。表演结束后,本该是卸下压力最需要放松的时候,却无法放松,要打起精神直接面对后面一连串的压力,听成绩、准备面对兄弟离开,挑的歌又直接决定十天后整组的表演成绩。

哥哥们都是有成功经验的歌手和艺人,提出的想法也是天马行空,也有自己的原则和态度要坚持。这时候需要有人整合创意再与导演团队沟通,作为队长这些东西我必须要承担起来。我讨厌好为人师,大家都有经验。为了表演,我只是帮大家做个统合。

小时候我算是一个精力旺盛的人,但作为公众人物,常常要面对很多压力,有时候也会感到疲惫。停留原地、重复那些熟练到不需要经过大脑的事情,就会没什么动力,从心里很排斥这样的日子。疫情期间,我在家里待了两年,几乎没有做什么事情,就发现那样的日子很不好,没有目标,没有存在感,没有成就感。

有些是被动必须做的事情,有些是主动想做的事情。现在这个阶段我可以选择工作强度,以前只要一不努力、不曝光,可能就要被其他人“吞没”,有溺水感,必须不停地划水,不然会沉下去。现在可能危机感少一点,稍微从容一点。

创作和创新让我有激情,精力就会旺盛。参加完《披荆斩棘》后,我整个人的心态和状态都年轻了。现在也多了很多新粉,我也还想再做点其他的事情,都有可能。命运常常给我惊喜,我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。

Alec Love Me

  • Administrator
  • Hero Member
  • *****
  • กระทู้: 13570
    • ดูรายละเอียด
Re: 2022.12.14 men's uno
« ตอบกลับ #2 เมื่อ: ธันวาคม 18, 2022, 02:09:21 AM »
[2022.12.14]《风度men's uno》

ตัวตนที่แตกต่างกันของนักร้อง นักแสดง ผู้กำกับ และหัวหน้าเต็มไปด้วยเส้นทางชีวิตของซูโหย่วเผิง เขาชอบที่ตัวเองเป็นแบบนี้ทุกอย่างที่อยากจะทำ ก่อนหน้านี้ ซูโหย่วเผิงมักคิดว่าเขาถูกผลักออกไป “อย่างไรก็ตาม จากนี้ไป ผมรู้สึกว่าผมมีโอกาสที่จะเริ่มควบคุมโชคชะตาของตัวเองได้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