ผู้เขียน หัวข้อ: 2022.12.09 Billboard Cover Story 11  (อ่าน 2457 ครั้ง)


Alec Love Me

  • Administrator
  • Hero Member
  • *****
  • กระทู้: 13570
    • ดูรายละเอียด
Re: 2022.12.09 Billboard Cover Story 11
« ตอบกลับ #1 เมื่อ: ธันวาคม 09, 2022, 01:07:33 PM »
苏有朋:行路如初

“今天,我的身份是歌手”,这是苏有朋坐定后对Billboard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谁又能想到呢,转了一个圈,曾经的鼻祖级华语男团成员苏有朋,今年再度以歌手身份成团了,并准备带着新的音乐作品回归。

也许音乐就是有这样的磁力,信仰它的人,无论走多远,离开多久,依旧会回来。

“​音乐的意义就像水”

苏有朋很小就在学键盘,可是上了中学, 希望他学业精进的家长取舍中放弃了他的音乐课。但也是那时起,苏有朋迷上了流行乐,开始追着广播收听DJ介绍的一首首 Billboard 上榜金曲,慢慢地,音乐成了少年的他最安心的荫庇和陪伴。高歌的George Michael,细语的 Mariah Carey......一位位巨星对他而言如数家珍。

“说起来矫情,可那个时候,音乐就像我的水分,没有它我是活不下去的”,而望着Billboard的 logo,苏有朋真切地说:“这曾是我的一扇窗。”

作为最初的养成系歌手,唱片公司在小虎队发片前对他们进行过基础业务培训,有从前的乐理基础和见识积淀加持,苏有朋音乐方面的学习游刃有余,并逐渐精进了词曲创作的能力。到个人发片时,苏有朋更有机会逐步展现自己的创造才能,《擦肩而过》《寻找》《大不了》等风格迥异的歌曲都是他的原创。但苏有朋极少主动提起他的原创,在他看来,创作是有专业门槛的事,充沛的创作动能、源源不断的灵感来袭、大比重的时间投入,缺一不可。做不到令自己十分满意,也就没必要向大众过分强化自己的创作者身份。

​这三十几年,从民谣到情歌、R&B、嘻哈、电音等几个世代,苏有朋都曾经历。他承认自己并不能够与所有风格完美兼容适配,但始终活在流行趋势内。这是歌手必须要去做的功课。但另一方面,苏有朋又有些怀念从前简单的音乐时光:“那时候歌曲要上榜,看销售量和广播电视打歌的状况,现在计算方法复杂太多了,又要综合流媒体播放等数据,总之是让我觉得价值感不大一样了!”

网络流行的定制歌单和智能推送,似乎没有比苏有朋更懂他自己。其实做歌单这件事正是苏有朋从前的最爱。上中学的时候,他就会用卡带把广播里的歌曲录下来,再重新转录成一盘盘属于自己的“精选集”仔细收藏,也只有他最好的朋友过生日才能获赠一盘。苏有朋坦言现在自己和大部分人一样, 的确没时间和精力再去筛选自制,慢慢习惯被流媒体“喂养”。但无论处在事业转折的哪个阶段,他对音乐的依赖始终未曾改变。 

“​尽力向前,总有扇门会打开”​

论影响力,当年的“小虎队”是后续多少偶像团体都无法企及的,可当团体活动结束,三人各自的人生又迎来新的阶段。

从歌手到转行演员,因为娃娃脸和偶像身份,他被许多机会拒之门外。苏有朋也曾想过逃避,甚至真的抛下过一切出国进修或旅行,可回到原本的世界,他仍希望竭尽全力。

每张唱片都十足用心,最终打造出《背包》《珍惜》《等到那一天》《我的好心情》 等经典好歌;全力演戏,塑造出五阿哥、杜飞、张无忌、白小年等性格迥异的经典形象。用心促成的每一次转身,也必然伴随着多一点精进。


​后来,苏有朋自己做起了导演。尽管《左耳》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在他眼中不是尽善尽美,但苏有朋的严谨细致让他的片子在细节方面都值得推敲,久而久之,“会讲故事”这件事成了大家对苏有朋的共识。
 
事实上,苏有朋正在筹备自己的第三部电影。按照起初的计划,10月份电影就要开机,可今年3月,他却突然接到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的节目邀约。一开始,因为录制时间与电影预期档期冲突,他一度婉拒,可节目组始终不愿放弃。后来电影合作伙伴也得知了此事,甚至愿意为他前往长沙建组,只利用他的录制间隙来开会。综合考虑后,苏有朋在距离录制仅剩两天时同意加盟。踏上披荆斩棘之旅,一方面离不开周围人的鼓励支持,另一方面,从现实考虑,这对后续新电影的问世似乎也是好事。
 
有人告诉苏有朋,现场观众才是决定去留的关键,占最大比重的20到30岁的观众最熟悉的一定是你的影视金曲。但苏有朋却觉得,既然是重回舞台,那么自己则完全没有理由绕开“小虎队”。为什么一定要唱《爱》呢?苏有朋说:“‘小虎队’的金曲是很多,但我的舞蹈不是很灵光,可能大家都不知道,《创造营 2019》导师首秀的《青苹果乐园》,我准备了三个多月才上台,因此需要排舞的歌曲就只能放弃了。我本以为《爱》的手语舞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结果竟然真的有记不清楚的细节,后来我还是在网上找了一个小女孩的手语视频来学习。”

​待到彩排时,苏有朋发现,久疏战阵是真的会不大灵光,动作精准和表情管理仿佛永远无法统一:“做导师,讲给学员听很容易,自己来做,才发现要重拾状态真的不太容易。”迅速调整,不断磨合,最终《爱》的呈现效果极好,连登热搜,网络热度也实现了断层。可苏有朋却在那时起暗暗下定决心,要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恢复最佳状态,补齐所有的舞台短板。

专业的团队,顶级的舞台,优秀的同伴,让身在其中的苏有朋焕发出当年“拼命三郎”的斗志。回到舞台,他仿佛再次成为当初那个不畏前路的少年,认真地与团队携手奋战,最终亦众望所归地“C位”成团。而大半辈子自嘲跳舞“慢半拍”的他,在团队的帮助下,重新享受起跳舞的感觉,这是比“C 位”更让苏有朋欣慰的事情,用他的话来说,“这简直是苏有朋的奇迹”。

从偶像歌手,到成为当红“剧星”“影星”、进而执起导筒、如今又做回歌手,对于这些“斜杠”与转变,苏有朋的感触颇有点儿“但知行好事,莫要问前程”的意味,他说:“不停往前走就是了,有时候你根本不知道哪一扇门正准备为你敞开呢。”

“​以新作来叙旧”

​《披荆斩棘》这类节目往往最有趣的部分是集结的场面,因为明星们私下的个性与社交能力都会被镜头放大展现。在这次的几十个哥哥中,除了潘玮柏,似乎没人算得上苏有朋的老熟人。当小字辈们以膜拜的眼神望向他这位“偶像鼻祖”的时候,故作镇静的苏有朋其实也会因为自己喜欢的艺人到来而心生雀跃,他说:“我也是一名‘粉丝’啊!”

在苏有朋出道的年代,抵达星途的通路被各种公司垄断,从艺的门槛很高,而自媒体时代发达的如今,人人都有了成名的可能。在苏有朋看来,这固然是好事,但神秘感和距离感的消解,也使得“巨星”时代正在逐渐逝去。

​年少成名,山呼海啸般的喜欢也让少年们有些紧张,于是他们与粉丝立下“重荣誉、守秩序”的约定,希望大家更多地专注于自己的现实生活。面对今天“饭圈”的种种,身为“偶像鼻祖”的苏有朋有些自己的不解,他说:“作为偶像,首先要知道自己的价值和责任,多做正向的示范,多多精进业务。而对于喜欢,它绝不能靠金钱去量化,更不可以干扰彼此正常的生活。追星本该是很美好的事情,怎么好像成了彼此的枷锁呢?”

多年来,苏有朋分外感恩那些支持自己的朋友,默默地和自己保有双向的情感连接,见证着彼此的绚烂,也陪伴彼此的平淡。所以时隔多年,终于决定再做个人音乐作品时,苏有朋除了想凝固当下的自我,更多是想用音乐和大家来叙叙旧,以最初的方式,换一场别样的重聚。至于进度嘛,虽然整体是还在收歌中, 但预计农历新年之前,大家应该可以听到两首苏有朋的新作。而新歌的舞台首秀则大概会在12月31日的跨年夜舞台与观众见面。

​人人都想拥有苏有朋的好状态和少年感, 但苏有朋说,保养方面,他知道的不比大家多,完全无需被神化。若说有“秘诀”,便是懂得常常静下来和自己的身体对话。至于心态上,不妨一直做个“好奇宝宝”,保持适度的童真与求知欲,世界会变得可爱很多。最关键的是,要学会与自己本真的身心握手言和。

黑塞说,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。从前的苏有朋一度觉得自己被“可爱”死死框住,蓄意要黑一点、糙一些,让自己看起来更复杂和成熟,但年纪渐长才发现,有些东西岁月会慢慢给你,急不来;而有些东西岁月也一定会慢慢抽离,留不住。把握好当下的时光,以 自然而然的态度去播撒真诚和善意,就已足够。生活与音乐,在苏有朋眼中皆是如此。

苏有朋怎样形容现在的自己?他说,自己依然还在路上行走,依然有点儿幼稚, 每一次登台、录音或者接受访问,也依然可以像生命中的第一次那样,充满热忱。